欧洲央行管委埃尔南德斯德科斯:欧洲央行的政策应该以依赖数据的方式逐步推进

洲央行 管委埃尔南德斯德科斯:欧洲 央行 的政策应该以依赖数据的方式逐步推进

欧洲央行管委埃尔南德斯德科斯:欧洲央行的政策应该以依赖数据的方式逐步推进

金投网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不存在盈利性目的,此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文章中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本站易记网址:投诉建议邮箱:

在美国的这片沙漠偷渡客不断地死去

周一(6月27日),在圣安东尼奥南部的一条工业公路上,一辆过热的牵引拖车上发现了40多名移民的尸体,目前死亡人数已经攀升至51人。

数十年来,在这条最繁忙的偷渡路线上,死亡事件并不罕见。尽管如此,周一这个惊人的数字,比近期记忆中任何一个都要多,让执法部门和移民倡导者都感到震惊。

这一规模可能反映出,边境现在的关闭程度几乎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时候,人们开始寻找使用更危险的方式越境,这包括在原本炎热的盛夏季节偷渡。死亡人数也开始上升。2021年,至少有650名移民在穿越美墨边境时死亡,比联合国下属的国际移民组织2014年开始追踪数据以来的任何一年都多。

在本文中,记者关注的是另一条位于亚利桑那州的越境线路,它处在酷热的沙漠中,偷渡者如果没有蛇头和额外的水源,生还的机会几乎为零。那么,人们为什么还要冒险越境?

在地图上,亚利桑那州西南部的沙漠是一片空旷之地,面积与康涅狄格州相当,一片虚无之海。

对于那些决心进入美国的人来说,这是一条出路:可以越过的围栏,很少有人关注的空旷土地,一条通往北方的承诺。但在现实中,如果没有蛇头作为向导,没有找到额外的水源,就没有办法穿越。

塞琳娜·拉米雷斯(Selene Ramirez)显然从未在沙漠里徒步旅行过。在6月底气温将飙升至108华氏度的一天,拉米雷斯背着她的小背包,带的水显然不够她走近5个小时的路程。

但几名经过这里的偷渡客都报告说,在沙漠里有一具尸体。拉米雷斯担心这是她25岁哥哥卡洛斯·马丁内斯的尸体。他在6月中旬非法越境,之后就失去了联系。

“一些人认为他们只是试图越过边境的非法移民。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也是人,有家人在挂念着他们,”拉米雷斯说着迈出第一步,走进熔炉般的高温,寻求答案。

据亚利桑那州已故移民行动组织称,自2001年以来,在亚利桑那州南部发现了至少2832具移民遗体。近40%(1089人)从未被确认身份。

这一举措是图森人道边界组织(Humane Borders)和皮马县法医办公室(Pima County Medical Examiner’s Office)联合开展的一个项目,项目在一张互动地图上标出每一个被发现的移民死者的位置。地图上有很多红圈,南亚利桑那州就像一片血海。

但科里布里人权中心副主任切尔西·霍斯特德(Chelsea Halstead)说,该地区并非一直是移民的巨大墓地。根据OpenGIS的数据,2000年之前,每年在亚利桑那州南部发现的移民死亡人数不到5人。

但2001年,随着从墨西哥到美国的无证移民激增,加上加州和德州加强了边境安全措施,更多移民通过亚利桑那州更偏远、更危险的路线进入美国,这一数字飙升至79人。

从那以后,代表非法越境人数的边境巡逻队(Border Patrol)逮捕人数大幅下降。尽管如此,根据OpenGIS的数据,每年发现的移民死亡人数仍然很高,2016年发现了169人。

“我们可以预测的是,更多的人将被置于危险之中……他们中的更多人将死在沙漠中。”

在拉米雷斯报告她的哥哥失踪时,该中心在边境范围内有2454起由家庭成员报告的失踪移民案件。在这些移民中,亚利桑那州有1560人失踪,德克萨斯州有286人失踪,加州有80人失踪,新墨西哥州有4人失踪。其余的只是在边境上失踪了,但不知道在确切位置。

拉米雷斯说,她的哥哥卡洛斯·马丁内斯几乎一辈子都住在亚利桑那州。他们的母亲在他9个月大的时候把他非法带到了美国。四年后,拉米雷斯出生在凤凰城,所以她是美国公民,她哥哥不是。

拉米雷斯说,哥哥把亚利桑那州当作自己的家。他把“AZ”字纹在左肩上。她说他风趣又有爱心,经常停下来给街上无家可归的人买份快餐。

做最坏的打算:塞琳娜·拉米雷斯携带着她哥哥卡洛斯·马丁内斯的墨西哥选民卡。她说如果他们找到他的尸体,这可能有助于确认他的身份。

他们的母亲几年前搬回了索诺拉的卡纳尼亚。拉米雷斯说,马丁内斯被驱逐出境后,搬去和母亲住在一起。但他渴望回到凤凰城。

但被驱逐出境后非法再次进入美国是重罪。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他决定走上这样一条遥远而危险的路线。

在偷渡前,马丁内斯储备了食物和水。据他说,他要和另外八九个人一起穿越边境。

他很可能是在索诺伊塔以西约12英里处的墨西哥2号高速公路上的19公里标志牌附近被蛇头放了下来,然后穿过了那里。这里也有路障,但是是用来阻止车辆通过的,人可以很容易爬过去。

更可怕的是另一面。要走80英里才能到达最常见的偷渡目的地——吉拉本德。徒步穿越多山的沙漠地形可能需要7到10天。

他告诉她马丁内斯开始感到不舒服。他在呕吐。一开始他说他要向边境巡逻队自首。然后他决定继续走下去。那是这个人最后一次见到他。

接下来的两天,拉米雷斯一直在打电话,想知道她哥哥发生了什么事。她给边境巡逻队、移民和海关执法局、管风琴仙人掌国家纪念碑和墨西哥领事馆打了电话。

“我一直希望他被移民局拘留了,但他没有,”拉米雷斯说。“我们不会失去希望。除非我看到我哥哥的尸体,否则他就是活着的。”

6月23日上午11点多一点,人道主义团体“不再有死亡”(No More Deaths)的志愿者们排起了长队。

他们走在沙漠的灌木丛中,低着头,眼睛扫视着地面,在基诺峰以南进行网格搜索,移民报告说在那里看到了一具尸体,可能是拉米雷斯哥哥的尸体。

其中一名志愿者是一名兽医。她告诉该组织领导人斯科特·沃伦(Scott Warren),它看起来像一块大腿骨。但它看起来太小了,不像是人类。她说,它可能来自一头鹿。

沃伦用GPS定位了那个地方。他还拍了几张照片,计划将坐标和照片发送到皮马县法医办公室,让官员们确定骨头是来自动物还是人类。

这个地方到处都是偷渡者休息时留下的碎片:空的金枪鱼罐头、食品包装纸、撕破的衣服、背包,以及在墨西哥专门卖给移民的黑色塑料加仑水壶,因为它们不反光,不会吸引边境巡逻队的注意。

“不再有死亡”志愿者定期在同一个地点放下新鲜的水和袋装的豆子,这是该组织防止移民死亡的努力的一部分。

沃伦说,当偷渡者到达这里时,他们已经走了一到两天的路,距离边境15到20英里,但距离吉拉本德还有60英里,他们还要走5到7天。

人道主义组织“不再有死亡”的斯科特·沃伦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前往亚利桑那州管风琴仙人掌国家纪念碑寻找移民的遗体。

那天的气温在105度以上。“你每天需要超过一加仑的水,可能接近2加仑,”沃伦说。“如果你计算一下,得准备15加仑的水。那就是大概是130磅。你真的背不动这么多水。”

暑热耗尽了志愿者们的能量,他们决定回到车里,车停在两英里外的边境巡逻队救援灯塔附近。

这天,伊里诺·穆希卡(Irineo Mujica)跟着“不再有死亡”小组,希望帮忙找到马丁内斯。他和马丁内斯是在索诺伊塔的一个移民收容所认识的。

当其他志愿者在一棵树下等待时,穆希卡跟着沃伦和那位偷渡者来到了一小片白叶树下。

当志愿者治疗这两名偷渡者时,第三个人来了。他早些时候去找水了。他告诉穆希卡,前一天在山脚下不远的地方被边境巡逻队追赶时,他看到了一具尸体。

穆希卡说,在得到帮助后,这些移民决定徒步返回墨西哥,而不是自首。于是志愿者们把他们留在树下,自己回到了车上。

四天后,也就是6月27日,穆希卡决定自己回去寻找。这次他带来了拉米雷斯。

搜索不到一小时,拉米雷斯就有些吃不消了。她经常停下来休息,喝几口已经晒热的水。

在搜索过程中,拉米雷斯在管风琴仙人掌国家纪念公园发现了一名越境者留下的鞋子和衣服。

她试着喝了几口饮料。但在华氏108度的高温下,电解质饮料的味道很恶心。她把它留在了一块岩石上,岩石旁边是一片深滩,到处是移民丢弃的碎片。

当她到达一个山脊时,拉米雷斯遇到了一个悲惨的场景。有人扯掉了他所有的衣服——鞋子、袜子、衬衫、裤子、内衣——然后扔在岩石上,这是某人极度痛苦的证据。

拉米雷斯看了看鞋子。她得出结论说,这些东西不是她哥哥的。他穿着白色的鞋子。这双鞋都是黑色的。

特工丹尼尔·埃尔南德斯把他的边境巡逻车停在85号高速公路旁,他一边听着收音机发出的噼啪声,一边解释边境的这部分为何如此危险。

首先,这里的地形非常贫瘠,没有蛇头帮忙,移民无法穿越,因此他们等于是把自己的性命交到陌生人的手中,如果偷渡者受伤或生病,蛇头会丢下他们。

埃尔南德斯表示,他不对政治问题发表评论。但他说,仅靠围栏并不能阻止人们非法越境。

来自尼加拉瓜的28岁男子罗杰·安东尼奥·派兹·莱顿在穿越亚利桑那州南部沙漠10天后被边境官员逮捕。

那天晚些时候,埃尔南德斯听到收音机里有人呼叫。国土安全部的一架直升机在空中巡逻时发现两名偷渡者在查理贝尔山口向南跑去。

这名28岁的移民说,他的名字叫罗杰·安东尼奥·派兹·莱顿(Roger Antonio Paiz Leyton),来自尼加拉瓜。他在沙漠中走了10天,试图到达吉拉本德。他说,一路上他至少看到了10具尸体。

快下午一点了。太阳高高在上。现在气温接近111华氏度。拉米雷斯和穆希卡已经找了两个半小时了。拉米雷斯也开始出现不适。

现在要走4英里才能回到卡车上。他们到达的时候,拉米雷斯已经一瘸一拐了。她脚上磨出了水泡。她的头很痛。

她说:“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能坚持走七八天的。来到美国是他们的梦想。这是他们继续前进的动力。他们想要进入充满机会的土地。我走了四五个小时,再也走不动了。”

一具尸体躺在皮马县法医办公室收尸处的担架上,死亡调查人员吉恩·埃尔南德斯和特雷维斯·海尔斯顿正在清点死者的遗物。

一件绿色迷彩衬衫。一个耐克连帽衫。两双袜子。蓝色内衣。蓝色牛仔裤。黑色皮带。一个水瓶,还是满的。各种包装食品。三部手机和一个充电器。

调查人员没有找到任何身份证明。但死去的移民戴着一枚白色塑料戒指,上面刻着“丹妮·克伦”。这些私人物品可能有助于调查人员辨认尸体。

当天上午,边境巡逻队在追捕七名移民时发现了这具尸体。尸于图森西南约30英里的沙漠地区的一棵树下。

尸体被运到皮马县法医办公室,所有在亚利桑那州南部发现的移民尸体最后都在那里。

在亚利桑那州阿乔附近的管风琴仙人掌国家纪念公园,志愿者分散开来,寻找偷渡者的尸体。

赫斯后来说,当天运来的尸体被确认为来自危地马拉的31岁移民阿尔弗雷多·巴勃罗·戈麦斯。遗体被送往殡仪馆,送回危地马拉。

但其他遗骸就不那么容易辨认了。那些在6个月到1年还未被确定身份的尸体,最后被火化并安葬在图森公墓。

埃尔南德斯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边境越军事化,人们就越是要往沙漠深处走,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这一次,尸于银铃矿,这个地方在图森以西60英里,靠近托霍诺奥德姆保护区的边界。

在死者的裤子口袋里,海尔斯顿发现了一张6月6日从墨西哥城飞往埃莫西约的登机牌。

海尔斯顿还发现了一个十字架、一些墨西哥比索、五张20美元钞票、一张墨西哥驾照和一张墨西哥选民卡。选民卡上的名字是胡安·曼纽尔·桑多瓦尔。他现年46岁。

最后,海尔斯顿拿出了七张小照片,很可能是死者家人的照片。其中四张照片是孩子:一个男孩和三个女孩。两个是女性:一个和他差不多大,另一个更大,可能是他的母亲。最后一张照片的尺寸比其他的都大。

照片是一个女婴,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毛衣,留着黑色长发。黑眼睛直视着相机。

7月17日,一群偷渡者在离马丁内斯最后一次露面的地方不远的沙漠中发现了一具遗体。这些人扛着遗体走了10多英里回到墨西哥,然后打电话联系了穆希卡。

这具男性尸体腐烂严重,无法辨认。但穆希卡认为,这些遗骸可能属于失踪的移民马丁内斯,因为有几条线索。洁白整齐的牙齿表明尸体属于一个年轻人。他有一头黑发;他穿的迷彩服和内裤的品牌跟马丁内斯越境前穿的一样。

几天后,塞琳娜·拉米雷斯的母亲坐了6个小时大巴去认尸,她还提供了自己的DNA样本。

美国传统盟友哥伦比亚政坛大变天佩特罗成史上首位左翼总统拉美左翼力量整体回归

原标题:美国传统盟友哥伦比亚政坛大变天,佩特罗成史上首位左翼总统,拉美左翼力量整体回归

美国传统盟友哥伦比亚政坛大变天,佩特罗成史上首位左翼总统,拉美左翼力量整体回归

在6月19日的哥伦比亚总统选举二轮投票中,左翼竞选联盟“哥伦比亚历史公约联盟”的候选人古斯塔沃·佩特罗最终以50.5%的得票率击败了对手独立候选人鲁道夫·埃尔南德斯,当选下任哥伦比亚总统,同时也是哥伦比亚历史上首位左翼总统。

在5月30日的首轮投票中,佩特罗与埃尔南德斯的得票率分别为40%和28.19%。相比于得票率与数次民调结果基本一致的佩特罗,现年77岁的“黑马候选人”埃尔南德斯引起了更为广泛的关注。这位同样持“反建制派”立场的独立候选人在竞选演讲中痛批世家门阀与腐败现象,甚至提出以反腐调查清缴非法收入,并将之用于提升社会福利,颇有几分“杀富济贫”的味道。同时在经济体制改革问题上,埃尔南德斯的经济治理思路又与传统右翼保持一致:他将绝大多数罪责归于腐败,拒绝彻底改革经济框架,并激烈批评左翼的政策理念。

正因如此,埃尔南德斯一度被哥伦比亚右翼视为“救命稻草”。甚至在首轮投票中被意外淘汰的保守派政府代表、右翼候选人费德里科·古铁雷斯都在第一时间表示支持埃尔南德斯,力求与同样持右翼立场的埃尔南德斯联手阻击左翼力量上台。

令人没想到的是,埃尔南德斯在竞选期间频繁“自爆”,不断引起非议:早在首轮投票前,他就曾在接受采访时将希特勒与爱因斯坦混淆,称前者为自己“尊敬的哲人”;在竞选演讲中,埃尔南德斯还曾发表歧视女性言论,称女性“就应当在家抚养孩子”,并在评论委内瑞拉问题时称委国女性是“制造贫穷孩子的工厂”;最填争议的是,这位高举“反腐败”竞选旗帜的候选人,被哥伦比亚司法部长指控曾在担任市长期间,不正当地发放废物管理合同以使自己的儿子受益——尽管埃尔南德斯否认这些指控,仍将在7月21日接受案件审判。

这些争议无疑为埃尔南德斯的竞选之路增添了许多困扰,使其最终不敌鲜少有“黑历史”的对手佩特罗。

代表左翼的佩特罗当选,既是左翼力量在哥伦比亚真正崛起的标志性事件,也是哥国近年间社会演变的集中体现。左翼政党不仅从未执掌国哥伦比亚政府,而且根据民调机构的统计,直至2014年,的支持率甚至接近0%。

从0%到超过50%,短短八年间民意的巨大变化,既包含了对右翼政府长期执政治理无能、腐败丛生的不满,也有对政府、媒体长期污名化、妖魔化左翼政党和游击队的愧疚。特别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收入降低、失业激增和生活贫困等现实问题使民众愈发期待“变革者”的到来。

佩特罗当选,极有可能开启哥伦比亚经济模式和政府角色的巨大转变,同时也将深刻影响哥伦比亚与其传统盟友——美国的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志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佩特罗当选将使美哥两国合作的温度和节奏受到很大的影响。“毫无疑问,两国之间的温度会降低,节奏会减慢。哥伦比亚一直是美国的重要盟友,无论是地区层面还是全球层面,哥伦比亚在外交政策上跟随美的态势始终非常明显。佩特罗上台后,由于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存在差异,哥伦比亚将与美国拉开距离,这也将影响双边关系的温度和节奏。”

周志伟表示,哥伦比亚左翼胜选也使拉美左翼整体回归的态势更加清晰。巴西也即将于10月举行大选,左翼回归也将给拉美一体化进程带来新的局面。在过去几年里,拉美一体化基本处于停滞甚至倒退状态,而在左翼集中主政的背景下,各国的政治共识将进一步增强,这将促进拉美一体化“加速发展”,而这一现象也将对美国在拉美地区的霸权和分化政策形成制约。美国在拉美的抓手和支点国家都将减少,外交政策上的主要议题也将面临不利局面。特别是拉美一体化本身就带有一种抵抗美国的色彩,这也将进一步缩小美国的政策空间。

无论是近期的美洲峰会,还是去年年底的“全球民主峰会”,都体现出价值观外交是美国对外政策的重要一环。在美洲峰会上,美国展现出对古巴、尼加拉瓜等左翼政府持续施压的态度。随着哥伦比亚左转以后,美国对拉美的价值观外交会面临更强的抵抗。

“同时也要注意到,哥美关系虽面临‘降温减速’,哥伦比亚依然不太可能成为又一个反美主要国家。”周志伟同时指出,“哥伦比亚是美国长达数十年的主要盟友,美国与哥伦比亚的捆绑关系十分紧密,与哥国内的保守势力、利益集团牵涉很深。从选举得票率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佩特罗虽然赢了,但也仅有不到3个百分点的优势,这体现出哥伦比亚政治极化的局面。在三月的国会选举中,以佩特罗为首的历史公约联盟在议会中占有的席位非常有限,这大概率会导致佩特罗任期内的府院之争,这种局面也限制了其内政外交政策的调整幅度,无论是土地、税制等内政改革,还是对外政策调整,都会受到来自议会层面的很大阻力。而在地区层面,美国也可能加大价值观外交力度,主动参与到拉美国家的政治进程中,去塑造一个符合美国利益的政治局面。政治极化、左右博弈和社会矛盾都可能给美国推行和价值观外交以可乘之机。因此美国策动的政策手段尤其值得高度警惕。”

马内是拜仁历史上最昂贵的球员?他都排不进前十

马里奥·戈麦斯(Mario Gomez)在2009年以3500万欧元的价格从斯图加特加盟拜仁,在2010/11赛季成为队内的最佳射手,单赛季打入28球,并赢得了2010年的双冠王和2013年的三冠王。后来,他离开拜仁转投了佛罗伦萨。

当时18岁的雷纳托·桑切斯(Renato Sanches)于2016年以3500万欧元的价格从里斯本的本菲卡俱乐部转会到慕尼黑,当年他随着葡萄牙国家队在欧洲杯表现出色,但来到拜仁后却显示水土不服,并在三年后转会到了法甲里尔(转会费2000万欧元)。

胡梅尔斯在2016年再次回归拜仁的时候,签约3年,转会费3500万欧元。在随着拜仁拿到了三次联赛冠军和一次杯赛冠军后,慕尼黑又把他卖给 多特蒙德,获得了3100万欧元的回报。胡梅尔斯整个职业生涯就是在多特和拜仁之间倒来倒去,不知道他更喜欢谁,还是这两个俱乐部谁更喜欢他?

作为法国国家队的成员,拜仁在2019年花了3500万欧元从斯图加特引进了他,从那至今,他就成了拜仁后卫线上的定海神针。

除了蒂亚戈之外,多特蒙的马里奥·格策也是拜仁和他的新教练瓜迪奥拉在2013年以3700万欧元转会的王者。不过,在拜仁提了三个赛季后,他又回到了大黄蜂。

2015/16赛季,拜仁以3700万欧元的价格从尤文图斯买入了他,在慕尼黑踢了三个赛季后,他又开始闯荡西甲,加盟了巴塞罗那。

哈维·马丁内斯在2012/13赛季从西甲的毕尔巴鄂竞技转会而来,转会费为4000万欧元,这位防守型中场与拜仁一起赢得了两次三冠王(2013年、2020年),2021年,西班牙人以自由身加盟了卡塔尔SC。

2017年夏天,拜仁从里昂奥林匹克把他带到了慕尼黑,今年与拜仁的合同到期了。

这名法国人在2021年以4250万欧元从莱比锡红牛与他的时任主教练纳格尔斯曼一同加入了拜仁。

这名德国的前锋从曼城以4900万的身价加盟了拜仁,并在2020年与拜仁庆祝了球队三冠王的伟业。

卢卡库·埃尔南德斯是拜仁历史上最昂贵的转会中无可争议的头号人物。这位拥有西班牙和法国双国籍的法国国脚以8000万欧元的价格在2019年从西甲马德里竞技转会而来。

所以,盘点完,你就清楚了,马内的价格在拜仁的引援排名只能排到第12位。不过,马内应该是即插即用型,相信他应该是拜仁性价比很高的引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