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世界杯上课日本国家队去卡塔尔还要带上他们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脚步日益临近,作为亚洲劲旅的日本队在此前的抽签仪式中,与西班牙和德国一同被分在了称之为“死亡之组”的E组中。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日本自然不会错过这一用世界足球最高水平的比赛来教育后辈的机会,近日他们表示将带上日本U21一同前往卡塔尔!

据悉,日本国足计划将带上日本U21在世界杯期间,以近乎“同吃同住”的形式一同训练,并且日本U21还将现场观看前辈们在小组赛的比赛,感受世界杯气氛。目前,日本队的大本营定为卡塔尔俱乐部中配备最为齐全的阿尔萨德俱乐部,在硬件方面为球队创造最好的条件。

其实,早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日本国足就已经带上了当时的U19队员以陪练身份参加球队训练,并观看了三场小组赛,而当时仅17岁的久保健英就在其中,这样直观的感受带给日本足球后面力量带来的无疑是极其宝贵的。

对于现如今的这支日本U21国足我们已不再陌生,就在此前结束的迪拜杯青年邀请赛中,日本U21就以三战全胜且零失球的战绩在决赛中1-0力克沙特U23夺得冠军,作为本次邀请赛中年龄最小的球队,日本足球的储备力量可见一斑。这是主帅大岩刚执教球队的首场正式比赛,他将其坚韧的性格注入这支球队,并且尤其注重球队在定位球中的发挥,据日媒报道,大岩刚在每场比赛的前一天,都会花一个小时进行定位球的攻防演练,结果在最后两场比赛中,日本队都是利用定位球和界外球战术完成破门。

而在守门员方面,这支被称作为“巴黎世代”的巴黎奥运会适龄球队的门将也是相当值得关注,三场比赛用了三个不同的门将,混血儿铃木彩艳(父亲加纳人、母亲日本人)、与爱德森和奥布拉克师同门,出身本菲卡的留洋门将小久保玲央·布莱恩(父亲尼日利亚人)以及被誉为柏太阳神下一代门神的佐佐木雅士。除此之外,铃木唯人、荒木辽太郎以及前“日本第一高中生”松木玖生等在J联赛打上比赛的新星和部分留洋球员都是这支U21的主力军。

其实,这样的政策也离不开足协和联赛对于比赛本身的不断改进和推动,19年9月日本J联赛执行委员会正式通过了有关U21政策以及U21联赛的提案,宣布从20年,J2、J3联赛将实施U21奖励政策,具体则是规定俱乐部派上U21球员的总出场时间,J2联赛达到3780分钟(90*42)奖金300万日元,J3联赛的指标为3240分钟(90*36)奖金200万日元,且U21门将时间翻倍计算。而到了2021年则举办了U21联赛,三级联赛俱乐部均可报名参赛。

日本足协这样的政策可以说是与时俱进,为了培养优秀的下一代推出这一政策,目标就是尽快实现世界杯四强以及打造世界上最适合球员成长足球环境的2030年愿景。可以见得,此前中超的U23政策饱受诟病,近年来随着世界足球的快速发展,U23球员的能力和提升空间已经相对固定,而日本足球用迪拜杯的冠军证明了自己U21政策的可行性。

对于即将到来的东亚杯,日本也计划派U21出战,中国男足则计划派遣U23男足征战,派遣不同年龄段的国足出战也代表着二者的针对目标,中国考虑为杭州亚运会练兵,而日本早已指向了2024年巴黎奥运会。这样的“内卷”也引起了韩国足协的关注,担心之下也考虑改派U23国足征战东亚杯的比赛……

或许我们真的应该考虑一下改变现有的政策,活生生的例子就是上海申花,由于国字号球队任务繁重,重点培养U23国足的背景下申花不仅要被抽调、朱辰杰和蒋圣龙,球队主力中场吴曦更是被派往U23帮助球队征战,无论国字号球队结果如何,又是否达到了练兵目的,申花的本赛季中超征程还没开始就已经被打上了大大的问号。反观抽调U21,既不会对俱乐部有过多的影响,同时也更好的达到了训练的目的,这样培养路径很难有不好的结果。

在迪拜杯的比赛结束之后,主帅大岩刚表示会以成年国家队标准来打造这支球队,他希望球员们“不是通过巴黎前往国家队报道,而是以正牌国脚身份前往巴黎”。如今,这支U21又将随日本成年国足前往卡塔尔,未来,我们或许连对手的车尾灯都要看不到了……

原标题:《【用世界杯上课!】日本国家队去卡塔尔,还要带上他们……》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击败巴萨的法兰克福有两名日本球员德甲孵化了日本国家队

今晨欧联杯1/4决赛战罢,头号热门巴萨在诺坎普2-3遭遇法兰克福淘汰,史上首次在欧战败给对手同时,也目送“雄鹰”时隔3年,再度跻身欧联杯半决赛。

在终场哨响时仿佛夺得冠军般兴奋的法兰克福众将里,两位日本球员格外醒目:身为旅欧活化石,时隔3年再度在欧联杯半决赛登场的长谷部诚,与两回合均首发登场的镰田大地,再度站在了离决赛最近的地方。

对于习惯了在德甲攻城略地的日本国脚而言,这只是“常规操作”,早在20年前,小野伸二就身为费耶诺德一员,成为史上首位捧起联盟杯(今欧联杯前身)的日本国脚。

在德甲遍地开花后,甚至连世界杯和日本同组的德国队,都发出了对手不能小觑的担忧。

3年前的欧联杯半决赛,法兰克福两回合与切尔西战至点球大战才遗憾落败,堪称那届杯赛的经典对决。

身为球队最年长的首发,35岁的长谷部诚当时打满了两回合210分钟,且先后担任中卫和后腰,均表现出色。

时隔3年,38岁的日本老将已经逐渐淡出了球队首发,但最要紧的当口,主帅格拉斯纳仍需要日本人丰富的大赛经验——长达9分钟的补时开始不久,长谷部诚就作为球队最后的换人登场。

事实证明,格拉斯纳的决断堪称英明。就在长谷部诚登场后不久,法兰克福中卫恩迪卡禁区内毫无必要肘击对手,两黄变一红同时还送上点球,倘若此时球队三中卫防线少一人,且主裁继续补时,结果不堪设想……

如果长谷部诚是法兰克福晋级最后一块“压舱石”,那么两回合均首发登场的镰田大地,无疑是球队赢球的先锋官。

身为球队本赛季的并列二号射手,与林德斯特伦搭档双前腰的镰田大地,上回合对垒巴萨就表现活跃——他在肋部的数次突破,让埃里克·加西亚不得不频繁补位,直到比赛第80分钟才因体力不支被换下。

本场镰田的体能分配更加合理,对巴萨防线的阅读也堪称毒辣——在主队急着压上扳回比分时,他的分球巧妙找到了已经斜插到禁区的队友科斯蒂奇,后者干净利落打远角得手,几乎宣判了比赛的胜利。

比起18年来首次屈尊参加欧联杯的巴萨,镰田才是货真价实的欧联杯专家——迄今18次出战欧联,日本前腰贡献了10个进球,比他在德甲三年的总产量还多1个;上轮对垒另一支西甲球队贝蒂斯,也是镰田完成绝杀,助球队晋级。

本赛季,共有9名日本球员在德甲效力,其中既有长谷部诚、原口元气、浅野拓磨这样的留洋湖,也有刚开始德甲生涯的菜鸟伊藤洋辉和海多水斗,但正处于当打之年的远藤航、镰田大地、奥川雅也和远藤溪太,无疑堪称佼佼者。

仅从数量而论,眼下的旅德日本球员并不在巅峰。2014-2015赛季,德甲有多达13名日本球员效力,几乎每轮都至少有一场“日本德比”出现。在随后的2015-2016赛季,也有多达12人。

然而,在2018年世界杯后,闯进16强、险些爆冷淘汰当届季军比利时的日本队,留洋德甲却一度陷入低潮:四年来,香川真司、大迫勇也、宇佐美贵史、内田笃人等“前浪”,已经相继离开德甲赛场,或到其他欧洲联赛讨生活,或干脆回乡养老。

除去万年常青树长谷部诚,如今德甲的日本球员们,几乎完全换了一茬。国家队队长远藤航,是随斯图加特一路从德乙完成升级,进而成为球队灵魂之一;镰田大地在外教外援唱主角的法兰克福,也得到了更多表现机会。

如今,不知衰退为何物的长谷部诚,又和俱乐部续约到2027年,这也意味着届时年满43岁的他,将继续刷新自己保持的五大联赛亚洲球员出场纪录。

尽管在上次续约前,外界就盛传长谷部诚未必能执行完合同,很可能届时加入管理层,并负责开拓日本市场,但迄今为止,日本老将在俱乐部唯一的身份,仍是球员。

而他高度职业和自律的态度,也赢得了球队体育董事、前德国国脚博比奇的高度赞誉:“长谷部诚拥有无与伦比的职业生涯,不论他多少岁,都是球队的基石。”

和当年香川真司、清武弘嗣、乾贵士、冈崎慎司等旅德国脚国家队唱主角不同,如今,森保一的日本队,更偏爱在其他联赛的海外球员。

除去基本承包了日本球员留洋第一站的圣图尔登,近期刚组成日本队锋线三剑客的凯尔特人,也成了森保一的爱将。

相比而言,如今德甲的日本球员,国家队“咖位”与人数、实力都不符。除去远藤航是铁打主力,只有同样老资格的原口元气,和在德乙杜塞尔多夫效力的田中碧,入围了上期国家队名单。

而作为日本媒体见怪不怪的争议,镰田大地屡屡被无视,成了名单最大的槽点所在。此外,在比勒菲尔德连续4轮德甲破门的奥川雅也,落选也十足不公。

世界杯小组抽签揭晓后,弗里克就现场观看了波鸿2比1战胜霍芬海姆的比赛,并对梅开二度的浅野拓磨印象深刻。

上届世界杯小组赛,出身汉堡青训的孙兴慜,在小组收官战断送了德国队的出线年,面对如此之多的旅德国脚,拒绝再次阴沟翻船的日耳曼战车,某种程度上比森保一更紧张。

4月之于中国球迷而言,算是无缘世界杯后难得的慰藉:板凳坐穿的武磊面对塞尔塔攻入绝杀;郭田雨在维泽拉上演葡超处子秀。

然而,比起欧冠、欧联两大战事中有望登顶的日本球员,无论从赛事级别、队内地位和实际表现,都有不小差距。

就在郭田雨葡超首秀的当天,比利时甲级联赛常规赛收官,圣图尔登3球大胜标准列日,首发11人中5人是日本球员,刚从12强赛征程中回来的林大地打入第2球,参加了东京奥运的桥冈大树助攻了第3球。打入首球的,则是身高1.91米、同生于1999年的中锋原大智。

和基本坐稳中超冠军主力的郭田雨相比,原大智甚至连J联赛的氛围都没来得及熟悉,就果断前往了欧洲。

而就在2020年郭田雨崭露头角之际,原大智已经成了克罗地亚甲级联赛球队伊斯特拉的一员,半年后又被西甲阿拉维斯买断并租借到圣图尔登,本赛季打入8球的他,坐稳首发同时,已开始期待首次国家队出场。

也就在4月,旅欧的日本国脚迎来集体爆发——身为亨克队长的伊东纯也,完成赛季第8球,帮助球队跻身欧战附加赛,赛季参与进球高达22个;柏林联合客场4比1大胜柏林赫塔,原口元气攻破老东家城池。

即便在葡超,圣克拉拉击败埃斯托里尔之战,日本球员田川亨介也完成了破门……

后浪尚且追不上,“新浪”已在路上。4月8日,德甲斯图加特官方宣布,签下日本尚志高中的18岁日美混血小将蔡司·安利,刚参加完迪拜杯的后者,在日本队加冕的征程中表现出色。

从日本国家队的集训名单我们就能找到日本足球的诀窍

日本足协刚刚公布了参加今年法国土伦杯邀请赛的日本U19国家队球员名单,从这份球员名单可以发现一个特点,在23人的大名单中球员分别来自21个不同的单位,除了职业俱乐部的梯队球员,其中还有来自日本高校和高中球队的四名小球员。

如果对比同时期中国队的成员结构,就拿上个月底中国足协下发的最新一期24人集训通知来说,可以看到中国的年轻球员来源过于集中,广州、上海海港、山东泰山俱乐部和湖北足协这四个地方包办了绝大多数的队员。

从人员组成这个角度来看,中国足球现在的青训发展状况在国内是很不均衡的,说明真正在成体系成规模搞青训的俱乐部在国内并不多,而且更重要的是其中缺少了来自我们国内基础最庞大的中高院校的参与。

这就是中日足球之间不同现状的真实写照,日本的足球体系现在发展得更像是一个敦实的金字塔形状。自从2002年韩日世界杯之后,日本足球的管理者就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发展理念,称之为“三位一体+传播”,三位就是强化国家队、青训培养和教练员培训,其中特别强调了传播的重要性,这里“传播”的含义就是指开展广泛的民间足球运动,日本足球的口号就是“没有草根就没有强大的代表(即国家队)。

这里举一个例子,日本筑波大学是日本国内著名的足球传统高校,12强赛日本国家队球员三笘薰就是出自这所学校,筑波大学队在2017年日本天皇杯一战成名,战胜了当时的职业队仙台七夕队。三笘薰当时就在队中,时至今日当时队里的18名球员最后能踢上职业足球的也就只有13个人,而线个人,三笘薰是唯一一个有机会进入国家队并且在欧洲职业联赛踢球的。从这里可以大概看出日本足球的成才率是个什么样子。

其实日本足球发展得这么好没有什么诀窍,他们这二十年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建立了一个庞大的草根足球基础。关注 @酷马西者野 了解不一样的足球